FC2ブログ
ただ夢だけ
囧字当头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07/12/28(金)   CATEGORY: 保时捷爱达特森
读文笔记——虐J不如虐P
《即使你回归永远》by 小之gtz
《Sunrise》by Kirii

好吧,即使同人女的愿望是野心野心再野心,幸福幸福再幸福,但还有无法回避无法改变的东西的。
尽管叫嚣着“大电影那种为了杀而杀,为了毁灭而毁灭的东西我坚决、坚持、坚定地不承认。”“真人电影那种无聊透顶的炮灰理由我坚决、坚持、坚定地拒绝接受。”
但是……我不去管不代表别人不去想啊……嗷……

于是,喜欢PJ,注定要承受这样的痛,明知道会看到什么,明知道,但还是忍不去要去看(看不只看了一遍),然后被虐得体无完肤——自找苦吃有时候也是没办法的。俗话说关心则乱[正直。

大电影,P死了,J留下,于是J被虐;电影,J死了,P留下,于是P被虐……
J被虐的看很多了,于是只谈P被虐的,为了印证今天的主题。
那么擦亮你的眼睛,我们开始。

————————各案分析————————

《即使你回归永远》
——我们且不谈后面的喷水炸弹,只看虐的部分。

此文将大电影的结局整个儿换了,也就是说大家都没死,只死了Jazz跟飞过山(后者跟我要说的没关系,于是Pass)。

Prowl经常在充电中惊醒,然后发现自己在被空虚吞噬——身边、房间、周围、火种舱,空荡荡——当然其实看到这里我们已经知道写的是啥了。
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热破不小心说出了那个名字,于是托强大逻辑线路的洪福或者说悲哀,他终于明白了一切——他遗忘了Jazz,而且是他自己这么干的,因为他不敢去面对。
是他编写了程序,拜托Ratchet以此覆盖了他的记忆——他成功了,他得到了五个月的“正常”,空虚无助的正常;他失败了,他最后还是无法避免地想起他。
Ratchet希望他能面对一切,希望他能顺利表达出他的情绪,并想把他的数据全恢复,但是他拒绝了。
因为Jazz不在,已经没有谁能在他破碎以后再拼好他了。所以他不能,他不敢……

记忆再一次被覆盖。
然而四个月后……那个名字再次印入他的脑海。
……

主要故事完结在这里。

遗忘,想起……再遗忘,再想起……
然后呢?
五个月,四个月……
再来呢……?

他能覆盖掉自己记忆里所有的Jazz,但是他无法清除掉Jazz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所有痕迹。
他更无法清除掉留在火种里的另一半,bond,是连接着他们生命、思想以及灵魂的,永恒的承诺。缔结的时候就注定他们必须要担负失去的痛苦。
只是谁也不敢去想象那一天真的到来时,自己是否真的能承受。毕竟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实在太大。

Prowl无法承受这一切,所以他选择了遗忘。
他知道Jazz不愿意他死,不愿意自己的死也带走自己最爱的人。所以为了Jazz,他选择了遗忘——却无法真的遗忘。

覆盖,半恢复;再覆盖,再半恢复。
他们不是简单的机器人,他们是生命体,只是身体正构造好是机械的而已。
这无疑是比死还痛苦的折磨。
记忆是人最重要的东西,我很欣赏《符文之子》里所说的,最重要的记忆被修改被遗忘的话,那么灵魂也会随之死亡的。

我不是Jazz,我不知道Jazz会怎么想。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愿意看到这样的Prowl。
我们只能推测:
不希望他死去,却又不忍看到他痛苦;他活得很痛苦,他一直在折磨自己,总有一天会无可避免地全然崩溃,但是还是希望他能活下去——如果Jazz看到,会陷入这样的死循环吧。

矛盾着的悲伤,不论选择哪一边都是悲惨结局的悲伤,真的最让人难以忍受。即使看完了文,悲伤也还在持续……

不论是Prowl还是Jazz都不是会成为整天以泪洗面的“小寡妇”的类型。
但正因为如此,事情才也许更糟糕也不一定——你见过哪个“小寡妇”真的出过事?

Jazz还好说。
乐天,擅长表达心情,擅长发泄情绪并转化成自己与他人动力的Jazz,也许还能变回“当年的他”,带着Prowl未完成的愿望,他们的梦想,带着隐藏不住悲伤的笑容努力活下——对着自己的火种说“他一直在这里,我将爱他至死”;或者“我一定会来陪你的,但是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重建帕拉克萨斯也好,去每个阳光温暖的岛屿也好,他总能走出暗。
大家都这么认为,我也这么相信。因为Jazz毕竟是Jazz——那个一直用音乐、笑容、开朗跳跃的字句温暖、鼓励大家的破坏者,特别行动指挥家。

那Prowl呢?
那个没有人提醒的话,就连休息都想不起的工作狂呢?
那个总是把所有的情感埋藏在心底,让压力缓慢却无法抑止地积累,总是压抑压抑再压抑,直到突破临界直接崩溃的被职责、责任、对同伴的爱护和自己的性格逼得走投无路的战略顾问,战术家Prowl呢?

我不太敢去想象……
尽管我也有虐骨我承认……

很佩服此文作者,她写文时的……镇静,是没感觉……
她说因为她知道她的前提并不是Jazz真的死了,而是Prowl在模拟,所以她一直在YY,一点也没觉得虐。
她只是想试试在不虐人物的前提下看看能不能虐到读者,她还说“所以用P仔来作试验,真的有人被虐到对我而言是幸事。”

我佩服死她了,真的,我是不管Jazz是不是真的死了,写这种都会哭得淅沥哗啦的人。

事实上,我已经不记得我有多少次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写着悲伤的东西了。
以前我说过,没有融入相应感情的文,感动不了自己的文是不可能感动他人的,但是现在我觉得也许也不一定——肯定不一定。
被感动或者被虐不完全是因为写的人,但可以完全是因为看的人。

也就是说,我一多半不是被文虐到的;我是被Prowl的举动虐到的。
我被虐并不是因为作者到底想表现什么(比如实际上作者希望那是比较上进的),而是……因为爱。

我爱Prowl,我爱Jazz,我爱他们在一起时的那种刻入灵魂的互动的爱。
所以我无法忍受他们的分离,即使Jazz一脸温柔地笑着,把代表Prowl的小匣子放到海滩上的时候,我依旧哭了。
换成其他角色,我不见得有这种反应——这个就是关键。

也许我真的该感谢大电影,离去的是Prowl,而不是Jazz。
那么回头看看2007的真人电影呢?
Jazz离去了,仅仅是因为那个愚蠢到得炉至渣的理由——他是观众除了OP与BBB外,最不愿意看他死去的人,而OP和BBB又是他们根本不想杀的。
于是,Jazz众望所归地走了。
但是,还没出场的Prowl呢——OP名正言顺的2ICProwl呢?
即使他还没出场——也许连后两集也根本不会出场了,但是却让人不得不去想啊——不是我一个,有人在我知道真人电影以前(我很晚才知道的)就写了相关的文——《Sunrise》。

收到OP信息的Prowl,带着他负责的小队(主要是双胞胎)来到地球却得到了爱人离去的消息。
因为他在Tyger Pax前还没真正bond过——当然大家都知道Tyger Pax后,火种源就被发送到了太空——然后他们分别作为第一小队的副官和第二小队的负责人被迫分离几千年,所以他无法知道Jazz的离去。
——文章的重点其实不在这里,更难过的事还在后面。

大哥对他说,他和Ratchet打算用火种源试着救活Jazz,但是这里有两个可能——第一,Jazz会活过来跟以前一样;第二,他会失去所有的记忆。

当然事情就如同最糟糕的一样,顺利醒来的Jazz,看着眼前的人,问:“你们是谁,伙计们。”

是的,Jazz忘记了大家。
即使看开头就知道这个结果,但还是会忍不住感伤。
大家都很难过,但如同作者所写的一样,他们的难过在Prowl相比就跟不存在一样。
这对Prowl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能算出这个结果出现的几率,却不代表他能承受这个事实。
于是他把自己投入了无止境的工作,因为只有工作的时候,他才不会想起Jazz。
他需要有什么能转移他的注意力,无法得到片刻的休息,一旦停下来,他的火种就叫嚣着疼痛。他会想到他们之间的爱,想到Jazz根本认不出他,想到过去两人一起度过的时光,这些都如同病毒一样在他全身蔓延,逼得他快要疯掉。
他不得不硬撑着去工作,哪怕知道自己再得不到休息就会倒下。

幸好还有大哥在。

另一边,Ratchet照顾着记忆被擦除的Jazz,带着他在基地逛并说一些需要告诉他的事,来到了Prowl所在的办公室。他们没有人去跟他说他跟Prowl的关系,因为这必须是他们两个自己解决的事。(当然大家都在想办法帮Jazz恢复记忆)
Jazz在门口看着终于被大哥说服,现在正在充电床上躺着充电的Prowl,看了很久。Ratchet惊讶地发现不久前还是一脸茫然Jazz,现在出现了深思的表情——也许,他的记忆并没有被完全抹去。

——接下来才是真正很虐心的

于是有什么牵引着Jazz晚上摸去了Prowl的办公室——也是他的房间。
Jazz还没走近,Prowl就知道是谁来了,太熟悉的脚步声,根本不用多想。但他却掩饰着,问是不是Jazz来了。
Jazz没有回答,取代的是一个问题“你要工作一整夜吗,伙计?”
Prowl看看窗外,这才发现自己忘记了时间。
“Prowl?”没有听见对方的回音,Jazz又温柔地问了声。

这一声温柔的呼唤几乎致命……

Prowl很自然地想起了遥远的过去,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掠过他的CPU,他想告诉Jazz所有的事:他有多思念他在持续几千年的分离里,他又是怎样差点完全失控当他得到Jazz的死讯时,还有现在Jazz不再记得他这件事,伤得他有多深……
可是到最后,他只能尽力保持平静的语气说上一句“等我完成这些就去充电。”

然后是持续的沉静。

当他想回头去看破坏者到底是已经走了还是一直站在他的身后的时候,却感到了破坏者的手指在他门翼连接处轻柔抚过。

————————不厚道地飞来————————

汗,虽然沉浸在相当悲伤的气氛中,我看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哇咧,好大的咸猪脚……

————————不厚道地飞过————————

于是战术家掩饰住即将脱口的喘息,用低得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着:“Jazz, don’t”
很自然破坏者没有停下,而继续着他的举动,再一次轻柔抚过;可怜的战术家发现自己又快喘息出声,于是他转身抓住了破坏者的手,压抑着声音对他说“Don’t,Please.”
但实际上他渴望被触摸,他渴望被触摸身上所有的敏感点,他渴望着破坏者,就像他们第一次那样。但是却给不出任何回报,他现在无法回报Jazz对他的爱。他的火种疼痛着,因为此时他的情人离他如此近却又如此之远。Jazz的记忆被擦除了,他现在所希望的就是过些时候,事情会回到从前。

于是他转身,压抑所有潮水般的渴望与Jazz擦身而过走向他的充电床。
而这个时候Jazz则惊讶于他使得另一个机体苦恼万分,他看着Prowl走向充电床。然后觉得现在道歉不是好办法,如果Prowl因为他而心烦意乱苦恼到径直前往充电床充电的地步,他得试着等早上再告诉他。

第二天一大早Jazz去找Prowl的时候,发现他又早开始工作了。于是跟他解释说昨天晚上他并不是想让他苦恼或者其他什么的,他只是觉得……只是觉得那样做是对的。然后问他,他们之间过去是不是有什么。问Prowl是恨他,还是喜欢他,说自己能想起一些关于其他人的事,但是就对Prowl一片空白。问他们以前什么关系。
Prowl最后告诉他……“We…were friends”
没错,至少一些地方没错。
他们是朋友,亲密的朋友,直到帕拉克萨斯的毁灭。然后他们成了情人,在Porwl最需要关怀和安慰的时候。

听到这个回答的Jazz失望了,因为他自己都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他自己都不觉得他们仅仅只是朋友。
Jazz失望语气揪住了Prowl的火种,于是他问Jazz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关于他的事。
Jazz告诉他,这些事正逼得他快要发疯,他知道有什么关于Prowl的事,但是却无法确实地拼出它们。他再一次问Prowl是不是肯定他们仅仅是朋友。
Prowl走近Jazz,走得很近,他想告诉他一切。但这个想法却让他从火种深处感到无端的恐惧。这恐惧让他迅速推开Jazz,但他又立刻拉住Jazz把他拥进了怀里。他的头靠着Jazz的脖子,对他说“I don’t want to push you, Jazz,”“I don’t want to lose you again.”。

然后Jazz呆住了。他想伸出手去拥抱Prowl,但是在这之前,Prowl放开了他。他开始思考Prowl所说的话的意思。然后对Prowl说希望他能对自己说实话。但Prowl只是丢下一句 “In time, Jazz.”便离开基地,变形冲了出去。

这下Jazz确信了,仅仅从Prowl的态度看,他们就不可能仅仅是朋友。何况刚刚一个简单的拥抱,就让他的火种跃动着向他的身体传递潮水般的温暖。
他们的真实关系,他希望能亲自听到Prowl说出来,并且确信自己一定能听到。

然后,是比剧情还惨的……TBC……OTL

Prowl都快被逼疯了吧……
其实这就是虐心——虽然最后给出了希望——可怜的Prowl……
(故事讲出来已经没那么悲伤了,推荐看原文。我的英文水平就那准英盲那么个程度……咳。)

最爱的人就在眼前,处处提醒着他跟Jazz的过去,但是Jazz却不记得他了。
如果真是完全不记得就算了,偏偏还留着一些抹也抹不去的东西,就算记忆里没有了,身体——或者说灵魂却还记得。比如刻在Jazz灵魂里的对Prowl的关心和爱,以及刻在Jazz灵魂中的Prowl对他的爱。

若即若离的那种痛……

如果是Jazz遇到Prowl忘了他,我想他应该会发出“管你怎么样,我会让你再次爱上我”诸如此类的雄心壮志,不再次追到誓不罢休。
但是Prowl,仅仅接受这一切就要耗掉他所有的精神力。Prowl是情感压抑的典型,不管是从同人里还是官方资料都有直接间接的表述。而且同人女那么多,Prowl的大形象却只有相去不远一个(太离谱的OOC请别考虑),这都很能说明问题。
一个从不表露感情的人,一旦付出那就是全然;因为不肯接受的背后,大多是对失去的恐惧。

最后的最后,请看题目。
至于究竟什么意思,就不多说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0 |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ただ夢だけ.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