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ただ夢だけ
囧字当头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08/02/19(火)   CATEGORY: 保时捷爱达特森
Together——答应27的“燕子”狗血小短篇
不说什么了……别问我为什么要用英文题目……
啦啦啦,直接打的~~~~``
我说过我能保证把任何可能悲剧的题材狗血掉。
当然,只是对PJ。

Together

爵士一遍又一遍回想着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这简直倒霉透顶。

本来只是很普通地又跟霸天虎打起来了,地点也在很普通的一处峡谷。但是不同的是,这次战线拉得很长,威震天也没有按照惯例去大哥所在的地点跟他对掐,而是带着轰隆隆跟迷乱出现在这里,举起了融合炮,并且很精准地对着他开火了——在他来得及反应以前——但是更不幸的是,在他被打到前,一个机体叫着他的名字飞速扑向了他,接着整个世界便坍塌了。

最后那一刻发生了什么,爵士想他自己能明白。

很明显的,他现在被埋在了崩塌的岩石下,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他不知道上面到底有多少岩壁垮了下来,但是从安静程度和暗程度来看事情大条了——尤其是他的内置时钟告诉他,他已经被压在这下面57小时34分34秒88了,没错,刚在想这些的时候又过去了5秒47。

他突然庆幸起普神的光辉挥洒得够长够远,竟也关照到了这个可爱的小星球,使得掉下来的坚硬岩石刚好只是牢牢卡住了他而不是把他砸成金属饼。当然更重要的,还有“他”。
爵士长叹了一口气,被他紧紧搂在怀里,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他的伴侣,发出了小小的声音。然后暗中又有两个小小的蓝色光点微弱地亮了起来。

“你怎么样了?”爵士温柔平静地问着,心里暗暗着急。他知道这是因为警车的能量水平已经低得不足以支撑他的自动修复系统继续工作,所以系统让他醒来了。

“还好,漏液都止住了。”警车的声音很小,但是很平稳。

“你真傻,为什么要替我承受那一炮?”爵士吻了吻在他唇边的警车的头盔一侧,他没办法做比这更多的移动。然后感觉警车似乎无声地微笑了一下。

“那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住落下的岩石?”他回问着,“而且,我应该感谢那一炮,它破坏了我背部的传感系统。”

“其他地方呢?”

“在忍受范围内,你呢?”

“一样。”爵士微笑着,“关上光学镜头吧,尽量保存能量。”

四点蓝色的光点暗去,周围只剩下暗,还有寂静。这不好,虽然爵士知道为了维持能量不应该再说话,但是这并不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被找到,能被挖出去,因为可以联系外界的装置都已经完全损坏,他现在没有任何办法能联系到外面,只能祈祷两人现在可以说相当微弱的信号能被大哥他们搜索到。更要命的是,虽然他倔强的伴侣什么也没说,但他能猜到他伤得多严重——融合炮不是小孩子的玩具。疼痛仍在很大程度上困扰着他的伴侣,他能听到警车不稳定的呼吸和压抑在呼吸的里的难受呻吟,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机体在微微发抖。在得不到修理的状况下,他不知道警车还能支撑多久——他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尖利的岩石在机体上造成了无数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擦伤和割裂的口子,更有的深入了纤细的内部线路。先前自两人破裂的管线中漏出的循环液冷凝液混合着,在地面上积起了一小洼,更多的则渗进了土里。

正在想到这里时候,他突然发觉警车比刚才抖得更厉害些了。

“警车,你还好吗?”

“没事,只是有些冷……”

没错,是有些冷,现在爵士也感觉到了,这很正常,因为能量在继续流逝着,而警车比他更快。普神,保佑大哥快来吧,在来不及以前。他得说点什么,什么都好,至少能把注意力从疼痛和渐渐加深的寒冷上转移掉。

“说到冷,你听过这么个事吗?”在警车回答前,爵士接着讲起来,“在地球的另一边,两只燕子的故事:有人在门前发现了一只燕子的尸体,于是走上去轻轻挪开它。结果发现这只死去的雄燕张开的双翼下,竟然还有一只死去的雌燕。原来是这只雄燕在寒风冷雨中用自己的身体为雌燕御寒,最后双双相拥而死。你知道对此,人们怎么说吗?”
“什么?”警车渐渐停止了颤抖,往爵士身上靠得更紧了些。

“他们说:面对这两只相拥而死的燕子,人世间许多山盟海誓的故事,竟是如此苍白无力——要是我们以后被人类发现,会不会也被认为跟这对燕子一样?”

“不会。你不是雄的,而我也不是雌的——不,或者在他们看来我们都是所谓‘男性’。更没有人类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们最多只会说‘两个汽车人战士为抵抗霸天虎惨遭活埋’。”

“还是一点也不浪漫呢你。”爵士咧开嘴笑着,“不过你说得对,如果是《紫色塞伯坦》的话,还说不定能上头条。会是‘汽车人副官的凄美之恋——生固同床,死亦同穴’吗?”
“老这么不正经。”警车忍不住笑了出来。

“唔,这是我的风格。”又在警车头盔上轻吻一下,“你知道人类关于‘转生’的说法吗?”

“书上看过,怎么?”

“嗯,人类有没有灵魂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们是真有火种的,如果我们真死在这里的话……下辈子,也能在一起多好。”爵士擦着警车的头盔低声说着。

“傻瓜,如果我们死了,火种回归矩阵,重新排列组合后,就再也不是我们了。”警车微笑着摇摇头,如果可以动的话真想用手敲敲自己超爱异想天开的伴侣。

“你真无趣。”爵士佯怒着撅起了嘴,虽然他知道警车看不到。

“谢谢,这是我的个性。”警车一本正经地回应着。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别回矩阵了,只要不回去,我们就还是我们。我们也不回塞伯坦了,在这里随便找两只猫猫狗狗什么的都好啊,只要能跟你在一起。”

“猫跟狗都只有二十年的或者更短的寿命。”

“很短吗?”爵士微微抬起头,思考了一下,“二十年对我们是很短,但是对它们来说却很长的。”

“但我还是不想当猫或者狗。”

“那你想当什么?燕子……?”

“不,我只想做我自己。”警车想保持严肃,但他的声音已经笑得快抖起来了,“你知道我们跟燕子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吗?”

“什么?”

“我们有一群绝不会放弃我们的老朋友——而且,他们已经来了。”

爵士猛地打开光学镜头,提高警觉度静静聆听着,头顶上传来了轻微的,岩石被小心移动的声音。然后随着时间一点点慢慢加强着,接近着。

“感谢我还有半个信号发送器可用吧。”

“嗷……你!”

“很抱歉跟不正经的你不一样,无趣的我一直在留意。”

“我现在要是能动就好了。”清楚地看到警车脸上温柔得意的笑容,爵士抬头无可奈何地长吁了一口气。

“怎么,想揍我?”

“不,我想吻你——不只是头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0 |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ただ夢だけ.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