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だ夢だけ
囧字当头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08/03/24(月)   CATEGORY: 保时捷爱达特森
未完成的69问
别问我为什么还没写完,因为实在太难答了有些问题,何况我都是一个人YY,没人配合。
很多取材自国内外同人,以表敬意。有兴趣的可以猜猜都是哪些,完成以后会给出答案XD

题目作者:拉比爱尔

以上

1,两位的姓名是?你们是如何称呼彼此的?
命:姓名。
P:Prowl(警车)
J:音乐家Jazz(爵士)
命:那么彼此称呼
P:Jazz。
命:没了?
P[面无表情]:没。
命:撒谎是得不到普神祝福的!
P:这不合逻辑,普神不过是……
J[可怜巴巴看]:Prowl……
P[继续面无表情]:好吧,Jazz,love……
J:Prowl,Prowlie,Prowler,Pal,babe,baby,love……Prowly-bot,亲爱的长官……还有什么,让我仔细想想……
命:行了,你回去再慢慢想,多发明几个新的也没问题。

2,谁是攻谁是受?这是根据什么决定的?
P:如果在上面就是攻的话,那么一般是我。
J:Bond的时候你从来都在下面!
命:为什么?
P:因为战术家不会放弃自己的控制权。
J:偶尔我也得把握主动权。
命:请对普神诚实。
P[稍微尴尬]:……啊,那样可以好好抱住他……
J[表情正直]:我喜欢赖在他身上充电。
命[微笑]:请对普神诚实。
PJ:因为我爱他。

3,你们之间哪方比较强势呢?吵起来的话谁的赢面比较大?
P:汽车人都知道。
J:不论是Rank,还是气势,他都胜过我。但是,论歪理我想还找不到比我强的。
P:你清楚就好。
命:……

4,你们的年龄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影响吗?
P:我们相差不大,也就二十万来地球年。
J:嗯,可以忽略不计。
命[认真计算二十万年自己可以死多少次]:啊……哈……

5,身高或外表条件对你们的关系有什么影响吗?
P:我不在意这些。首先我们一样高的。其次,有传闻救护车称他宇宙第二酷男——虽然我不知道这结论怎么得出来的。
J:你已经看到了——闪亮达特森,方舟的曜石。
命:我不是来听你们互相赞叹的……
PJ:什么?
命:好吧,我已经知道了。


6,同上,职业呢?
P:战术家,战略顾问,汽车人2IC。
J:破坏者,特别行动指挥官,3IC。
命:真是毫无悬念的副官之恋。

7,日常有什么作为标志使用的饰品或衣着风格吗?
P:白达特森,这涂装我想够明显了。
J:白保时捷,蓝色护目镜。听说过“爱在白配”吗?
P[瞪]:……
J:啊……
命[看一边]:(不就是传说中的帝王企鹅与大熊猫吗?)

8,对方对你的品位一般采取什么态度?是配合、欣赏、无视或反对?
P:问他。
J[认真看着P]:光是看就能想到很多事了……很多……
命:如果你说的是那事,我想我明白。
J[根本没听见,继续看]:柔和的曲线,低调干练的涂装,优美的门翼,优雅的举止,高雅的品位……
命[招魂]:J——a——z——z——
J:啊咳。
命[不怕死地望P]:你也说点吧。
P[一边嘴角稍微勾起]:很漂亮,很柔韧,很……舒服。
命:(听到后面的形容词没,真相都是在不经意间的)

9,对方有什么让你在人前能引以为傲的事或优点吗?
P:风格独特,极有个性。塞星上找不到比他技术更高的特工。
J:逻辑线路长得能给U球当腰带,数据存储能力只比大哥稍微低点,能同时观察800个活动物体的移动轨迹和他们可能的运行路线,然后在半秒内提出正确的应对方案。
命:谁叫你们背角色卡资料了!
PJ:那你想听什么?
命:……
J:好吧,他能把双胞胎治得有口难言,有苦难诉;能把首席医疗官耍得团团转,这行了吧?
命[星星眼]:这可真是了不起的才能。
P[假笑]:他也很能干啊,能经常让红色警报发疯的,他算一个。
J[心虚]:啊……这个……那个……下一题!
命:好,下一题。

10,喜欢对方的哪些地方?对方对这些地方有什么看法?
J:全部。
P[渐渐放松]:他对那些地方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还厚脸皮地故意耀。
命[看着脸上开花的J]:可以理解。

11,讨厌对方何处?你认为对方的这点将来会有所改变吗?你对此采取什么态度?容忍或反对?
P:最讨厌他老是来办公室捣乱,影响我工作。简直无法容忍。
J:我那都是2230以后,不是工作时间。我最讨厌你工作到大半夜,如果你再这么做,我会考虑用点特殊方法让你再也不会。
命:别在这里就吵起来呀。

12,对方做什么事会令你特别感动?对方对此是什么态度?不以为然或洋洋得意?
P:他其实什么都不用做。
J:硬要说最的话,就是每次出特殊任务他都会不眠不休地等我回来,但这样很不好。我虽然是很感动啦,但更希望他能好好休息不要太过担心。[转向P]你这样让我很心疼啊,love。
P[低头]:对不起……
J[温柔地摸P的脸]:停下道歉。
命:炉渣!我的眼睛!

13,两人日常相处时通常在做些什么事?
P:因为工作关系,日常在一起的时间不多。
J:这就是战争的悲哀,尽管我希望能一直陪着他。
命[扭头]:避重就轻。

14,两人在一起时你比较期待做些什么事?
P:希望他能老实点。
J:希望他更主动点。
命:还真是……微妙啊……不过好象跑题了……

15,和对方相处时,一般心情如何?紧张、高兴还是平静?
P:很平静,放松得不像我自己。
J[咧嘴笑]:我想你已经看出来了。
命[正色]:是的,我已经看出来了。

16,有共同的朋友吗?他们对你们的事有什么看法?
J:有,方舟的老小都是朋友。特别是救护车啊,千斤顶啊,铁皮啊,恶魔双胞胎啊……烟幕啊等等。
P:什么看法?
命:就是他们对你们的关系啊。
J:爆炸千送了我们双人充电床——由救护车监制的;大哥给我们找了大房间,还附带独立洗车间;烟幕针对我们开了三个以上的不同赌局;双胞胎很乐意跟我探讨经验……还有……
命[冒冷汗]:够了!
P[一脸凝重]:难怪双胞胎最近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

17,有共同的敌人吗?怎么来的?
P:有,霸天虎。
J:还需要说明吗?
命:这可以不用说了。

18,对方有偶像或特别崇拜的人吗?你会妒嫉这样的人吗?
P:他对地球文化和娱乐的爱好是显而易见的,偶像也少不了。我想我不会妒嫉,因为从逻辑上找不到妒嫉存在的合理性。
J:他确实不妒嫉,最多一整天不理我,或者让我去清理弹药库啊写个几万字的检讨什么的。至于他,崇拜的是逻辑,而我为自己能让他把逻辑丢出窗外而自豪。
P:……
命[干笑]:好,我明白了,爱是不妒嫉。

19,你对同X恋和早恋有什么看法?
P:蓝星人分雄性和雌性,从生物学来讲,同性恋明显是不符合生物繁衍规律的,而且……
J:停下,Prowl。[转向某命]我们星球的人,没有实质上的性别——虽然看上去有,明白?所以对我们来说同性恋不算什么,这只是两颗火种间的bond,管你是什么机型,只要火种bond在一起了就是bondmates,明白?
命[点头]:明白!(明白你不说的话,就要上一整天包含生物、历史、人文等等一切的大课了)
J[继续]:至于早恋,我们也不鼓励磨合期恋爱,毕竟要保护未成年TF(不然会被大哥和Prowl这两个当监护人的砍死)。

20,当对方不在你又无事可做的时候,你通常会?
P:事情只要找都会有的。
J:别指望他会没事做,当然我也不会没。
P[看着J]:如果听音乐跳舞胡闹也是事的话,你确实没无事可做的时候。
命:(插不上话)

21,你对两人约会有何理想或期待?这个“约会”指带游玩性质的见面。
P:没那个时间去想。
J:诚然没时间,特别是在持续几个月连见面都是一种奢望的时候。
命[擦汗]:战时爱情真辛苦啊……

22,在什么情况下会很想要买礼物给对方?一般是什么样的礼物?
P[突然窘迫]:逻辑线路罢工,处理器快融掉的时候……
命[假装纯洁]:那是什么时候?
P[更加窘迫]:……
J[开心地笑]:我吻他的时候,叫他买什么他都答应。
P[顺手给J后背一拳]:闭嘴。
J[大笑]:我看到适合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买给他。
命:真好呢……(意义不明)

23,希望对方收到你的礼物时有何反应?实际上呢?
P[恢复平常心]:乐上好几天,实际上也是这样——如果不是我坚决地拖住他,他甚至会四处耀。
J:他不管拿到什么礼物都面无表情。但我敢用基础电路保证他很开心,而且他每次都收得好好的。
命:好象有人上次偷了你给他的礼物,让他差点用怒气冻结了整个方舟?
PJ:你怎么知道的?
命[看天,唱]:朋友啊,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小蓝你走好)

24,有想和对方一起去游览的地方吗?或有特别想让对方也看一看的景色吗?
P:他挺喜欢蓝星的,对这里他可比我熟多了。
J:我是很喜欢这里,但是我有更想让他看到的东西——希望那一天能到来。
P:Jazz……
J:Prowl……我爱你。
命[紧扭头]:保护眼睛最重要。
(注:Jazz是指重建帕拉克萨斯。帕省是塞星璀璨的建筑艺术与技术结合的最高成就,也是Prowl的故乡,在内战中被霸天虎屠城,全然毁灭。)

25,两人的交往对你的处世或性格有什么影响吗?
命:考虑你们的情况,你们有权保持沉默,怎么样,说还是Pass?
J:本来这是秘密,不过既然要对普神诚实,那就说了吧。我的问题交给他,我来回答他的。他会变得很放松很坦率很温柔甚至很热情,而且只对我,这让我非常自豪。
P:他会释放一些一般人看起来根本不像他的情绪,也是只对我,这令我相当欣慰。
命[微笑]:真是令人慕的一对呢。

26,同上,对生活习惯呢?
命:同上。
J:他还是标准工作狂,但是熬夜时间和充电障碍次数明显减少了,很高兴我能为他做些事。
P[嘴角上扬]:他在任务的时候更小心了,而且能牺牲大量的娱乐时间来陪我这块逻辑线路板,怎么是都该高兴的事吧。
命:是呢,幸福的事。(开始背歌词)

27,你会为了对方做一些平时想像不到自己会做的事吗?
P:跟他单独在一起的话,有时会仅仅依靠感觉来行动,就像逻辑线路完全瘫痪了一样,很不可思议。
J:我能一动不动观察他一整夜,起先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能这样——我是谁,人称静不下5分钟的Jazz。
命[已经找不到话说]:果然是不可思议……

28,请尝试用一种食物来形容对方,只要吃下去死不了的都可以。
PJ:中等浓度的能量饮品。
命:真整齐啊,能解释下吗?
J:让人沉醉,却不会造成伤害。
命:原来如此,真是甜蜜啊。
J:就是这样。

29,在特殊的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对方会希望你为此作什么特殊的打扮吗?你会考虑吗?还是另有打算?
J[笑]:他就这样就够了,换成蓝的绿的红的,会被认成其他人(比如烟幕和蓝霹雳)。
P:他曾经把自己漆成圣诞树,不过他后悔了。
J:即使是那样你也跟我跳舞了。
P:因为除了我没人会跟一棵圣诞树跳舞。
命[望天]:好,下一题。

30,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对方?比如在特定的日子或场景,或见到特定的人事。
P:手里没有工作的时候就会想起他。还有……太累或者受重伤的时候,真的很想他。
J[温柔地笑]:没错,他昏睡的时候会一直叫我的名字,直到我顶着我们伟大的首席医疗官能杀人的目光冲进医疗室握住他的手甚至抱住他。
命:然后再被叉出去?
J[大笑]:没错,你应该看看小救那时候的表情。但其实他是默许的,不然没有谁能闯得进去。
P[从沉思中抬头]:我有叫过你?我怎么不记得了。
J:当然有,小救可以作证!不过等你稳定下来了就不会叫我了,醒了看到我还会我去值班。
P[看着J]:那就当叫过吧。
J[一脸怪异回看P]:什么叫当,那是本来就是事实。
命:嗯嗯,打断一下,继续,你在什么时候会想他?
J:随时。
命:包括出任务的时候?
J:没错,想着一定要回到他身边,会使我更加小心谨慎。
命:呜哇,爱的力量。
P:但他还是经常带着伤回来,这毕竟是战争。
命[点头点头]:……


31,你是怎样开始发现对方的心意的呢?
J:那天晚上他破天荒来找我,然后说漏嘴的时候。他吓坏了,甚至比我还吃惊。
P[仔细思考]:本来以为是他对我说漏嘴的话进行回答的时候,但是后来想想应该还在这之前。
命:……之前?
P:抱歉,那事我不想说。
命:OK,下一题。

32,你们是如何开始交往的?契机是?
P:就从那晚开始。
J:已经不算交往了,而是正式的伴侣,Bond结束的时候刚好是早上5点。
命:这真是量变积累后的瞬间质变。

33,对方做什么事会令你生气?会故意那么做吗?
P:过分骚扰我工作——很明显每次都故意的。
J:过度工作——已经不是故意不故意的问题了。
命:……呃……

34,对方会为了吸引你的注意而有奇怪的举动吗?这些举动一般能成功吗?
P:会有。很不幸……他每次都成功。
J:我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他不用吸引我。
命[灿笑]:嘛,该怎么说呢,下一题。


35,对方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来证明/令你感到“我们两人是一对”的吗?
P:他私下喜欢像八爪鱼一样缠着我来宣告占有权。
J:我的护目镜在必要情况以外只能为他取下。
命:必要情况是什么?
J:需要小救修理光学镜头的时候。

36,两人用非语言的方式能进行某种程度的交流吗?对哪种手段比较自信?眼神、肢体语言还是脑电波?
P:经常用别的。
J[裂嘴笑]:对,比如内部通讯或者通过bond。一个眼神一个依靠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P[认真看]:我现在在想什么?
J:你现在什么都没想。
P:嗯,勉强。
命;……这两只……

37,有一起种植/饲养过什么生物吗?没有的话,想要一起饲养些什么不?
P:没有过。
J:没考虑过,他有我就够了。
命:嗷,你是……!?
J:什么?
命[正色]:没什么,没什么。

38,你们有共同工作的经验吗?你对此有何感想或期望?
P:这个问题和前面重复了。
J:我们一直一起工作。
命:哎呀,谁出的题的,怎么跟波利一样罗嗦。
J:也许本来就是只波利。
(拉比:哈啾——!)
命:嗯,继续,感想。
P:这个去问大哥比较恰当。
命:……也是,而且估计他会说,你们两个在一起简直是天生……咳……天衣无缝。

39,有没有在梦中梦见过对方?如有的话,当时对方是什么样子?在做什么?
P(扭头):……
J(突然抱住P):……
命:……我、我不问了!我不问了成吗!?我不问了!!!!

40,对方在心理上或身体上有什么特别敏感的地方或弱点吗?
PJ[正色]:这是我们自己才能知道的事。
命:好吧,虽然宇宙腐菌都知道。

41,如果有,你会对此加以利用吗?
P:利用他心理上的弱点,不符合我的道意识。
J:身体上嘛,经常是首先袭击的位置。
命:囧……

42,对方在什么情况下能发挥比平常更大的力量?你在其中有起何种作用?
P:责任越大,发挥的力量就越大,没什么好说的。
J:无条件赞同,然则我觉得他随时都发挥着超常力量。
P:什么意思?
J:字面意思。
命:你可以理解为他在赞赏你。
J[点头]:没错。

43,两人若出现分歧的时候一般会怎么解决?
P:分歧一般都是战术上的,会让大哥定夺。
命:生活上呢?
P:比如什么?
命[单手捂眼]:算了……(你们的事我哪儿知道!)

44,出现难以解决的状况时会对外寻求怎样的协助吗?
P:对外是指大哥吗?
J:除了大哥能解决的,其他都自己解决。
命:……好吧,我输了……

45,对方有家人或意义特殊的人吗?你对这样的人有什么看法?
P[看J]:他没有吧。
J:可是他有,烟幕还有他的被监护人小蓝。当然,他的被监护人就是我的被监护人。小蓝是个可爱单纯善良的孩子;烟幕嘛,也很不错啦,当然以后开多局多照应下就更好了。
P[狠瞪]:……

46,同上,对方希望你们如何相处?
J[望P]:就这样就很好吧?
P[看J]:嗯,你再少点不正经的话。
J:那是我的风格。
命:性格差的“悲剧”。

47,在你的个性中,有不希望被对方见到或在意的一面吗?
PJ:希不希望都不会隐瞒。

48,有什么很想对对方做但基于礼仪道而不能实行的事吗?你会把这样的事告诉对方吗?

49,你认为兴趣需要和对方一致吗?在这方面起冲突时一般怎么处理?

50,会向对方使用暴力吗?一般是什么原因?这样做会令你心痛吗?

51,同上,对方对此作何回应?

52,在什么情况下会对对方特别温柔?

53,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考虑分手?
J[笑]:我们可跟你们不一样,一旦正式确立关系,就不可撤回,比如他现在就已经完全是我的了,当然我也永远是他的。
P:分手意味着我们有一方已经死去。
命:但愿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天。

54,若你们一旦分手,你认为两人还有回头的机会吗?
J[摇头]:熄灭的火种不会再度燃烧的。

55,你认为要怎么做才能和对方一起得到幸福?
J:战争结束的话就好了。
P:活到战争结束。
命:啧,战争去死。

56,有不满时,会做什么事来向对方表达吗?
P:直接静下心来跟对方商量。
J:嗯,不过这种事很少有。因为事情一般都会在发展成“不满”前得到解决。

57,对方对自己有所不满时,你一般是怎么应对的?
J:去找他,问我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P:一般都是他来找我,我不是那种很主动的类型——各种方面。
命[看J]:都是你宠出来的。
J:这是我的荣幸。

58,有常向对方表达爱意吗?会采用怎么样的方式?
P[心平气和]:爱放在心里就好了。
命:当面撒谎!
J[跟P对视]:(有点……心虚)
命[展开笔记后页]:根据若干有心TF马赛克勇士提供的资料表明,你们每天说“我爱你”的次数比方舟上其他所有人加起来都多——因为其他人根本不说……啥!?嗯,错了,刚是冷笑话。说你们经常在私人时间互相说一些极其肉麻的情话,从不吝啬“我爱你”这类的词汇,甚至一些连言情小说都写不出来的甜言蜜语。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你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全都是真心实意,毫无造作。而且经常在公众场合天然地散发Lovelove闪光波,毁坏光学镜头无数。
P:我想我知道这些资料是哪里来的了。
J:我也有数了。
命[望天]:(少爷红警你们完了……)

59,受到示爱时对方一般的反应是?
P:既然你都知道了,嗯。他想要的,我都给他。
J:吻他,做能为他做的一切。

60,会尽可能一起度过的纪念日有哪些?一般会做些什么?

61,你认为喜欢的类型和喜欢的人是同一回事吗?

62,在什么情况下会对对方有所隐瞒?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或目的去做的?

63,请试试看用一个拟声词、叹词或口号形容对方吧。

64,你觉得对方和蝴蝶结相衬吗?要怎么用比较衬?

65,对方有无怪异的“性趣”?你会配合到什么程度?

66,对于与自己交往之前的对方,有什么是你特别想与对方一起去经历的时期或事件吗?

67,你认为恋爱的尽头是什么?
J[笑]:我们可跟你们不一样,一旦正式确认关系,就不可撤回。比如他现在就已经完完全全是我的了。
P:
68,请向对方阐述一下“爱”或“喜欢”对你而言的含义。

69,感谢你们一直做到这里,请在此为对方最后许下一个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0 |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ただ夢だけ.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