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ただ夢だけ
囧字当头
DATE: --/--/--(--)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ge top
DATE: 2008/10/15(水)   CATEGORY: 保时捷爱达特森
达特森团子(1)
是AU还是非AU,这是一个问题。
来自水晶城的特产——达特森家族的妄想传说
.
.
.
.
.
.
.
真的要看吗?
好吧,要看的请继续。
CP照旧
达特森团子
The dumplings of the Datsun

(1)

塞伯坦的夜与白昼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更与这个星球的本身运作几乎无关。在这里常住的塞伯坦居民——我们暂且称之为塞伯坦人——只是依据着自身精确且万能的内部时钟与生活和工作的需要来灵活规划自己的作息。甚至连环省与环省之间也存在着微妙的时差,每一天的起点正是她们当初诞生的一刹那。所以,说塞伯坦人能从一个环省寂静的深夜一脚跨进另一个城市喧嚣的正午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一年三百六十天,一月三十天,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循环,夜晚和白天各占一半,只有这点是完全相同的。

帕拉克萨斯,水晶花园的所属环省,被讹传为水晶城的地方,现在已近午夜。主照明系统早已关闭,只留下必需的夜间照明系统沿着大小道路探向四面八方,将整个帕省笼罩在柔和的光晕中。
达特森烟幕正平稳、流畅地急弛在比这更加朦胧的光晕中,朦胧得就像甲烷雾气最浓密处的淡蓝水晶,还是在多云的夜晚时分。不过烟幕可从来没想过这些,他甚至根本没去过螺旋花园,当然他也没想过要去。除了习惯性抱怨着跟道路等级成正比的吝啬灯光让他浪费了多少能量在照明上外,他现在想要的一切也只是以最快速度冲回家,然后往床上一摊,不睡到明天正午绝不起来。

今天真是累到半死,从早上0800起连续工作了13个循环,这该怎么形容?有几个瞬间烟幕都觉得自己一定是暴了一打以上二极管才会这么干的。不过,他对自己得意地笑笑,从入校第一天就违反校规偷偷打工到现在的行径还没被谁逮住过已然是万幸。而且,不用再每天被房东先生追上三条街要债了。一个月的,两个月的,接下来三个月的房租都不用愁了。虽然这并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但起码不会像之前那么辛苦了,至少明天还能学人享受一下剩余的周末。从昏暗的道路转入岔口,再转一个,是几乎与光明隔绝的世界——如果不是自己的车灯还亮着的话——烟幕的引欢呼着,加快了运行。

还剩最后三个、两个转角。

吱嘎——紧急刹车,倒退,变形。

哭声,烟幕听到了哭声,而且是小火种才会有的哭声。先是很清晰的一两声,然后闷了下来,最后归于寂静。

烟幕小心地循着刚才传出哭声的方向走去,他记得那里,是一个死角。两条接成90度的道路并没有平滑地连接在一起,有一端稍微多出一截成了附近的居民堆放大件废弃物的地点。从刚才过来的那角度看不到,但现在则正好。还记得刚搬进这里的时候还被房东警告过,说这里曾经出过几起凶案,凶犯们无一例外是利用了这个该死的转角做了成功掩护,当时烟幕只是耸耸肩,但现在,他觉得火种里升起了一股寒意。

乱七八糟的破烂玩意儿随意堆放着,分不出什么是什么。烟幕只得打开了扫描仪,但是什么信号都没。烟幕觉得火种里的寒意更浓了,并开始后退准备放弃,或许这件事可以作为怪谈稍微流传一下。

咔嗒。

金属与金属轻轻碰撞的声音从面前这堆杂物中传出,随后接着几下轻微的悉唆声。灵敏的扫描仪返还了一闪即逝的信号——的确有个小火种。

居然被小火种耍了。

胸中陡然升起莫明的怒气,烟幕把车灯功率调到最大,两大步迈上前利索地扒拉开面前的杂物,然后,他愣住了。

杂物堆下果然蜷缩着一个小火种,这不是重点;关键是,这个银灰与红色相间的小火种,正被另一个同样蜷缩在地上,明显要大一些,被灰色与色覆盖的小火种拼命往怀里搂,就像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完全遮掩住怀里的那个一样。烟幕的脚无意识地上前了一小步,这个举动让那个稍微大点的小火种更紧张地往角落里缩了缩,并迟疑着转过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淡蓝色的光学镜头,醒目的V型头徽,设计精良的肩炮,大而不失协调的副翼,即使只从侧面看到一点也不会认错的胸部装甲——与他自己一样,标准的帕拉克萨斯机型——达特森。小小的机体能看到的地方大部分被灰尘、泥与擦痕薄薄地覆盖着,装甲与装甲的衔接处堆集着色的污垢,说不定哪里还沾着危险的细小铁屑,或者生长着致命的锈斑。背上肩上和腿上残留着不少水蚀的痕迹,最近几周内下过三次不算很大的雨,但是那些酸性的液体落在机体表面甚至钻进装甲缝的滋味……

他尝过,并且再也不想尝到第二遍。

烟幕直直地望着那双渐渐从全然的惊惧中解脱出来,复又添了几许混乱的稚嫩光镜,再一步上前、矮身、弯腰、屈膝、最后半跪半蹲在了他们面前。他伸出右手试探着接触已然坐起并转过身来的小火种头盔的一侧,感觉对方明显的一下退缩,但是并没有更多的排斥和拒绝。于是他开始进一步温柔地抚摸着对方的头盔,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安慰眼前这个不安的小不点还是想取得信任——也许两方面都有。

收效是明显的,从被抚慰者身上辐射出的紧张感在缓缓松弛。

现在,烟幕也清楚地看到了另一个小火种,另一个明显要干净得多的,身上能看到的地方没有泥垢没有擦伤更没有蚀痕,正趴在同伴怀里安稳充电的小火种。此外烟幕还注意到前者用以拥抱着这个小火种的双手、双臂,以及支撑着他体重的胸、腹部装甲也是清洁的,显露着分明的白二色,与别的地方——与他的背部、腿部形成了不协调的鲜明对比。

烟幕的手向下移动,拂过小小的头盔,颈部,背部,最后停在了对方腰上。接着,他伸出了另一只手。

也许,房租的事还可以再商量;也许,忙点累点生活会比较充实一点。

朦胧的微笑浮现在烟幕光镜里,掩藏了许多无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TB*0 | CO*1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 | 2008/10/15(水) 02:36 [EDIT]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ただ夢だけ.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